就此别过

不会再更了 取关我吧

说一下

有的事情解释十分麻烦,我也不希望再三解释一些没有人愿意听或是去相信的事,可还是要说清楚。

就是,因为说不清的【我蓄意化用抄袭snipper的文字】一事,在文风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之前,该账号不会再更新了。

非常感谢那些曾经喜欢过我的,甚至愿意相信我的人,抱歉让你们失望了。

不过这样说的话,应该有不少人看了高兴吧。




2018-04-11

【安雷】To Kiss Your Cat


是 一直非常戳我的猫猫雷
什么时候我也能养猫呢【叹气
咳 是妄想日常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我回来了。”

安迷修将钥匙甩上玄关旁的木头鞋柜,反手关上大门。中央空调的暖气迎面扑来,温暖他因为寒冷而微微泛红的面颊和耳尖。他踢掉鞋才后知后觉地想到,自己的灰布格拖鞋在出门前摆到了阳台上去晒,只好穿着柔软的袜子踩在地板上,将怀里几只沉甸甸的纸袋小心翼翼放下。好在前两天做了扫除,偶尔这样踩一踩也没什么心理负担。他如释重负般叹一口气,揉了揉自己酸胀的胳膊,肩膀时不时一阵刺痛——上午他攀到高处去做年末扫除,但忘了自己并不是一个可以在壁橱间自如旋转的人,无奈之下喊了雷狮两句...

2018-02-10

【安雷】就 还是短打

【6】汝血之血


  狼人安×吸血鬼雷

  ooc严重 私设有


    雷狮靠在树干上,指间蹭过地上纠结的草叶。上弦月明晃晃的斜挂在高空,他估摸了一会儿时辰,感觉自已得早点赶回去,可惜身上实在还疼得慌。尽管成为黑暗的一部分后他自觉活的已经够长久,久得他有些麻木有些快要疯狂,可这这该死的属于人类的痛感还依然留存在他身上,狠狠敲打着他的神经。


    他半阖着眼静坐着,冷冷的月光尽数打在他的脸上,线条流畅优美的勾勒出他的面容,...

2017-11-12

【安雷】无意义短打集合1—5



【1】 

     安迷修第一次见雷狮是在生死之间,彼时他躲在高高的掩体后面给自己包扎。腰际的伤口狰狞可怕宛如张牙舞爪的鲜艳罂栗花,他额上冒着冷汗,惨白着张脸听手下汇报惨不忍睹的军情,内心绝望而深切地意识到自己可能即将要交代在这儿的事实。


     “...敌我双方人数差距太大,绝无翻盘可能,我们只是在拖延时间罢了。”副将一脸担忧的看着他把手上的绷带拆下艰难缠在伤处,忍不住伸手想帮忙却被他轻描淡写的挡开,“除非援军能到...” ...


2017-10-04

© 就此别过 | Powered by LOFTER